RSS
 

2012之于我

24 12月

 

传说的末日2012年12月21日周五那天,我莫名的郁闷,第二天又莫名得好了,其实我知道我自己当然是不信这些事的,但是毕竟这个传说搁在我心里这么多年了。早在看电影《2012》之前的很多年,初中,看了《水晶头骨之谜》,知道了玛雅文化里这样的预言,就一直记得这个日子。其实更确切得说,2012应该是玛雅历法里,一个纪元的结束,与另一个纪元的开始。2012年之于我,似乎也一样。
 
对我来说,这一年分三个部分,上一份工作的结束(4个月)、两份工作之前的停顿(5个月)、新工作的开始(3个月)。
 
结束:
 
不仅代表的是我上一份工作的结束,也包括了之前所有思路和努力方向的终结。之前那仅有的一点视野,让我觉得走到头了。也就是我在08年毕业时,用这个方法给自己总结出来的道路。按这条路,我真的从什么都不懂的应届生,做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(即上一份工作),我很满意很满足。
 
上一份工作,给我留下了太多的得失。得与失,可以说都是非常深刻的。之前工作中的团队、氛围,甚至项目,都是很不错的,从职业发展的角度来说,甚至可以说是“成功的终点”,但是项目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。当时我并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应该怎么办了。再接下来要怎么走呢?坚持什么?努力什么?方向在哪里?
 
这就是“迷茫”吗?好吧,我也遇上了,但我绝不会任由他侵入我的生活,我要停下来,面对他,思考这个问题,最后破解他。
 
停顿:
 
我不是不可以马上开始找工作,但是不能忍受没有方向、没有激情、浑浑噩噩的日子。我觉得如果找不到方向,盲目前进,还不如停下来想清楚。我意识到,在这段停顿期里,给自己最终选择的方向,如果不会让自己后悔,那以后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,停顿再长时间都是值得的。
 
虽然现在仅仅过去三个月,但是这三个月里,我每次想起自己的收获,都会庆幸有这5个月的停顿。
 
首先,在这段时间里,做菜入门了。如果一直在工作,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把这个技能领悟。以前在外面觉得什么好吃,先想到过多久再来吃,吃多少次会吃厌;现在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回去研究下怎么做的,下次自己来做。我自己都好佩服我自己。
 
我已经学会的菜,第一简单,第二自己喜欢吃。所以周末的时候,我能优先选择自己喜欢吃的,老公能吃到什么只能看我心情啦。最积极的一面,是对于吃进嘴里,决定了自己营养与健康的事情,掌握在了自己手里。后面的一段时间里,我会首先研究一些营养类的知识,结合自己的口味、方便程度,尽可能得控制每天的饮食搭配。
 
另外,在这段时间里,读了很多理财和经济学的书和文章,也真的愿意开始记账了。
 
停顿期里,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:两个人的生活由一个人的收入来维持,到底够不够用?怎么样才够用?很多不是生活必须品的东西还能不能买了?可以买多少?以前不是没有装过手机记账软件,但是仍然觉得很麻烦,装了又删。现在我才知道,这也是“需求”决定的。你对自己的经济状况浑浑噩噩,没有开源节流的欲望的时候,记账方式再怎么方便,也不会花这个心思和麻烦去记账算账的。
 
除了会关心个人和家庭的财务状况,另一方面是了解了一些经济学常识。以前的学习,一直重理科轻社科。所以,我可能理解一个(广义的)产品的原材料、诞生过程(原理)、使用方法(技巧), 但是却不了解他是如何传播的,如何产生效益的,如何在人群中运转的;除了自己行业和专业外的世界,比如其他行业是怎么运转的,无法进行基于常识和逻辑的推测。
 
一些经济学的入门书或者经典教材看过之后,除了把自己在这方面从幼稚园水平拽了出来,自己思考一些问题的方式也有了转变。比如,找工作的时候,如果一些职位普遍薪资比较高,那我就会考虑供求关系:是不是行业处于爆发期,供小于求,所以职位薪资上涨,但是这个价格并不反应职位为企业带来的价值,如果以这个价格进去,且不抱有紧迫感,赶紧努力实现这个价值,那爆发期结束之后,行业趋于理性,岂不是照样要被淘汰?
 
现在看来,我之前真是对经济学的理解大错特错了。基础的经济学知识,应该是任何一个社会人士必须了解的知识。老公看到我在看曼昆的两本《经济学原理》的时候,说:“在看这么高深的书啊”。我一边说:“这个真心不高深”,一边心理想:是啊,我看之前也是这么以为的啊~
 
开始:
 
开始就是开始,无法下任何评述。但是也说明了我的停顿期终于结束了~ 我只能说,我愿意继续前进了。所谓的找目标、选方向,毕竟不是毕业那会儿的阶段,不可能让你自己脑袋想想,就能找到那个“正确答案”了,所谓知行合一,只有边前进边摸索了。也许我目前不一定知道自己想要的具体是什么,但是我知道大致的方向。在那个真正属于我的事业出现之前,我会做好完全的准备。
 
 
 

Tags: ,

Leave a Reply